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厂家

广渠路二期开工7年未通车主路预计十一通车

2021-10-26 来源:石家庄农业机械网

广渠路二期开工7年未通车 主路预计十一通车

广渠路二期开工7年未通车主路预计十一通车

5月4日,广渠路二期工程,工人在桥墩上施工

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和4位副市长,20个委办局的一把手、16区区长、京投公司、首发集团、首农集团等12个相关市属国企负责人集中在一起,用一天时间开会分析广渠路二期为什么7年未建成。

这是市政府首次以某一具体项目作为调研主体,召开专题座谈会。会上透露,广渠路二期计划于今年10月1日实现主路通车。

“解剖麻雀”改革完善相关机制

广渠路二期全长12公里,横穿朝阳、通州两个区,是连接中心城区和通州东南部的重要放射线,2009年开始施工,到今年已经走过了7年。

王安顺说,拿出一天的时间把相关委办局负责人和16个区区长都叫到场开这个分析座谈会,就是要透过广渠路二期这个案例,“解剖麻雀”,分析制约项目推进的各种因素,改革完善相关体制机制,切实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工作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研讨会前,市政府就要求市审计局、市监察局牵头,会同相关单位组成联合调研组,对广渠路二期项目调查了一个“底儿掉”。

调查结果显示,广渠路二期的建设过程一波三折,2009年至2016年,广渠路二期先后5次推迟了竣工日期。

联合调研组专家成员,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副主任时和兴发言时指出,广渠路二期工程存在基础工作薄弱;项目用地单位以及区政府对征地工作不够重视;征地拆迁范围和成本缺乏有效控制;关键事项反复协调长期得不到解决;建设项目审批耗时长流程复杂等问题。

他举例说,就道路修建过程中一个关键单位迁拆改移问题,各部门召开各类会议16次,参会部门次数145次,参会人员214人次,但问题还没解决。

市长要求各单位带走问题尽快解决

市监察局负责人发言时直接指出,广渠路二期工程建设期间方案调整,拆迁进展缓慢,施工进度滞后,直接导致了成本增加。

市监察局也根据职责对各部门履职情况进行了监察,虽未发现政府工作人员有明显违规违纪和行政不作为,但也存在部门执行力度不高,行政效率低等问题。

王安顺听取了各单位情况分析后指出,“今天我们列举这些问题,希望高度重视,希望大家领回去,尽快拿出系统的解决方案,同时通过分析这个项目举一反三,查找本部门在履职中影响项目建设问题,赶紧整改。”

现场

王安顺

敢于揭丑亮短 确保实施进度

以广渠路二期为案例,分析政府各部门在推进工作中存在的不足,这种随时可能被市领导“点名打脸”的会议形式还是首次出现。受委托参与前期调研的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副主任时和兴说,这样的会议形式有利于就事论事,精准地解决问题。

上午的座谈会结束以后,市长王安顺把副市长李士祥、审计局局长吴素芳留住。他表示,调研组的报告暴露出很多政府部门存在的问题,现在这种只是说说的方式还不够警醒大家,建议会务人员把调研报告中提到的“市领导以及各部门负责人牵头开了多少次会议,会议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的内容打印出来,下午发给参会的各部门各区负责人。

他边走边对工作人员说:“要让大家看看,不是说会开得多就把事情解决了,我们要敢于揭丑亮短。”

下午会议开始后,每位参会负责人都拿到了赶制的补充材料,这是广渠路二期几十次协调会的纪要。王安顺举着这本厚厚的材料对在场官员们说:“你们看看这一本,开这么多会。”他指出,这反映出各部门统筹协调机制不健全,部门之间协作方面欠缺,有时候还会互相推诿。

“我们开了很多会,有些会议只是提出原则性要求,没有对症下药;有些会提出了要求,但没有及时落实;有些不对症不治病,没效果。”王安顺说,开会只是一个工作方式,为了开会而开会,没有落实会议布置的工作,那么开会多了就是形式主义。

“所以推进项目开了多少次会,不是判断指标,重要的是解决了多少问题。”王安顺指出,要转变工作作风,遇到需要解决的难题,直接找上门解决,协调不了的及时上报。开会调研定了的事情,必须明确责任单位、责任人、完成时间,一定要确保项目实施进度。

探因

广渠路二期为什么7年未建成?昨天的座谈会上,市编办、市监察局、市发改委、市规划国土委、市政府研究室分析了广渠路二期项目在规划、审批、协调等多方面暴露出的问题。王安顺指出,对工程进度慢的项目,要给有关负责人一些压力,对于应开未开的项目,要倒查责任。

基础工作不到位影响拆迁等工作

调研组的报告以及市政府研究室等政府部门对广渠路二期工程的分析报告,都提到了基础工作上的缺失。调研组分析认为,这也是影响工程如期完工的主要原因之一,建议相关部门完善基础信息,清理历史欠账,为以后的重大项目创造良好的基础环境。

调研报告指出,广渠路二期朝阳区拆迁范围内,国有土地权属不清的约有2.56万平方米,占拆迁补偿占地面积20.83%,未取得所有权证的房屋约29.05万平方米,占拆迁补偿房屋面积的73.33%。

市政府研究室分析报告指出,项目建设过程中,遇到大量的土地手续不全,房屋产权不清,管线情况不明,代征道路以及代征绿地未兑现等问题。这些问题本属于各领域基础性的工作,在征地拆迁过程中集中暴露出来。

两个例子可以说明基础工作对工程造成的影响。分析显示,广渠路二期项目2004年已经列入城市总规,但规划路仍有大量农田和林地,甚至后期还有公园规划与道路规划重叠。另一个例子是,朝阳区区政府委托的拆迁公司一直与一家公司进行拆迁谈判,6年后才获悉,该公司坐落在代征道路范围内,按照相关规定应无偿腾退。

审批流程繁杂 协调工作难进行

联合调研组与相关部门梳理了市政道路类投资项目审批流程。整个流程分为9个阶段,包括各类环节313个。整个审批流程涉及市级单位15个,相关审批处室51个,相关事业单位26个。一个项目办完整个审批流程需要3到5年。

市编办分析,建设一条路,从开始编制规划方案到项目竣工,至少需要办理20多个审批事项。就广渠路二期而言,8年时间项目单位仅拿到了设计方案批复、道路规划意见书等9项政府部门批复。

市编办建议简化重点项目办理流程,最近市政府研究制定了“交通10条”,简化部分重点交通建设项目的审批流程。同时明确,污水、垃圾、教育、医疗、养老、棚改、冬奥会、世园会等公共服务项目参照执行。

此外,调研报告显示,2009年以来,市区两级政府围绕广渠路二期召开各类会议59次,提交各类报告149份。

朝阳区区长王灏介绍,该道路设计的主体多、层级多、土地权属复杂,区政府作为征地拆迁主体,在积极与中央单位、市属单位进行沟通协调过程中,确实存在较大问题,协商结果难以上升到决策层,拉长了协调的周期。